您的位置: 顺德信息网 > 健康

王座主宰 第十章 屠狼者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5:48

王座主宰 第十章 屠狼者

守夜人为保护长达一百里格的长城设立了十九个城堡。然而他们从来没有同时进驻超过十七个。在最近的三百年间,守夜人的人数锐减,大部分的城堡已被舍弃,一些人戏称它们为“鬼城”。在《权力的游戏》故事期间,仅剩三座城堡仍被使用。

--------绝境长城

“该死的臭小子,这么急着去送死。”罗尔大叔大骂一声,连忙把怀中小姑娘递给了一名村妇。

但当罗尔大叔正想留下一部分男人警戒,然后带着剩余的男人朝着马慎的方向追过去的时候,一个人拦在了罗尔大叔和男人们的前面,这个人马慎也认识,就是白天拦住他去路的卡尔。

这个白天精神百倍地男人现在却脸上带着一条伤痕,有些惊慌失措的说道:“不!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离开这里的!我们呆在这里很安全,狼群都不敢进来,我们干嘛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杀那个所谓的狼王,而且要相信那个奇怪的陌生人,他今天刚来,晚上狼群就袭来了,我觉得狼群就是他带来的,我。。。”

“懦夫”话还没说完,就被罗尔大叔一拳砸在了脸上。卡尔一下子倒在地上,捂着流着鼻血的鼻子惨叫着。

罗尔大叔环视着周围因为听了卡尔的话有些惊疑不定的人们,愤怒的说道:“先不说狼群会不会听一个人类的话,关键是你们觉得我们还能够在等待下去吗!是的,我们现在是很安全,因为外面狼群在吞噬我们的亲人!吞噬着我们的熟悉的人!那等他们都被吃完了呢,他们会干什么!!”罗尔大叔停顿了一下,看着周围沉默下来的人们,然后用更加大的声音怒吼道:“他们会过来吃了我们,就像吃你们的亲人一样吃了我们!!我们北境的男人们难道要像一个懦夫一样,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然后期望狼群怜悯懦弱的我们,让他们不要吃我们吗!!不!!我们身上流淌着伟大先民的血脉,我们在冰雪中诞生,我们生来就是猎人!!我们才是猎人,这些狼才是我们的猎物!!”

罗尔大叔粗犷的声音环绕着周围

,男人们相互看着,勇气在胸口中复苏,忽然一个人挺身而出怒吼道:“我们才是猎人!!”

声音渐渐的从男人中响起,并且越来越响亮,越来越高昂。

一个老猎人加入了呼喊声,一个妇女加入了呼喊声,一个小孩加入了呼喊声,连原本被罗尔大叔打倒在地的拉尔带着一脸羞愧的神色也加入了呼喊着:

“我们才是猎人!!”

“我们才是猎人!!”

“我们才是猎人!!”

“大家跟我去杀了那只狼王!”罗尔大叔挥舞着手臂呐喊道。

“杀狼王!!”

“杀狼王!!”

“杀狼王!!”

远处的马慎不知道罗尔大叔已经带人过来支援了,只知道现在自己的情况有些不妙。

当马慎突破狼群的种种障碍回到老地方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那头白狼已经不见了,消失了踪影!

狼一种喜欢集体出动的动物,超过五头的狼群一定不是临时拼凑起来的,而其中必然有个首脑,它是狼群的优秀代表和象征,更是狼群的核心所在;在整个群体遇到困境时,它必须挺身而出,用自己最锋利的牙刀将敌人扑倒,撕开受困纱,率领狼群逃出生天。这就是头狼,集中了狼性当中最优秀的品质。当由三五成群的小分队组合成数目过百的大狼群时,则由狼王统领三军。在狼王、头狼的带领下,狼群呼啸山林,出没草原,所过之处,让天地为之变色。

狼王是所有狼里的王也是最厉害的让所有狼信服的狼,头狼只是一群狼里的领头,相当于部落的酋长,而狼王是能把所有部落集合在一起的。

狼群中只有最强大,最狡猾的狼才能成为狼王,马慎遇到的那只白狼显然就是狼王了。

这只狡猾的狼王之前感受到了马慎的杀意,心里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个强大男人的对手,因此不能傻乎乎的留在原地,等着马慎过来对付自己。自己虽然很强壮,但是狼族是团结的,当然要用集体的力量去对付那个强大的敌人,自己的任务是负责指挥狼群的,而不是负责战斗的。因此当马慎回到原来地方的时候,才没有发现白狼的身影。

马慎有些暴躁的躲开纠缠着他的狼群,爬上屋顶,朝四周望去,但是实在太黑了,根本看不到那只白狼的下落。

感受着体内逐渐流失的力量,马慎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趁着还在技能时间内返回广场,如果短时间内找不到那头白狼就麻烦了。

正在犹豫的,马慎忽然想起一件事,狼王是狼的王者,肯定不会抛下自己的子民躲起来,而且狼还是一种很记仇的动物,所以那只白狼现在肯定在哪个角落里看着自己,指挥着狼群,那这么说来白狼不会离自己太远,就在附近。

马慎眼前一亮,开始在房顶上不断跳跃着,奔跑着,寻找着白狼的身影。不久,马慎果然在附近看到一个地方聚集着一些狼,白狼王就在狼群中央,如自己所料,就算这只白狼再聪明再狡猾也不会想到一个人偷偷在角落里躲起来。他毕竟是狼族的王者,有着自己的骄傲。

终于找到狼王了,马慎向下一跃,打算擒贼先擒王。

这时狼王也发现了马慎从屋顶跳下来的身影,愤怒的发出了一声怒吼,狼群听到指挥,都朝着马慎冲了过来。

啊!!马慎对着狼王冲了过去。白狼一动不动的盯着冲来的马慎,毫不退缩。狼群奋力扑向马慎,哪怕死去无数的同伴,人多到了一定的地步,量变就会产生质变。狼群也是,无数的狼为了保护自己的王奋不顾身的朝马慎扑了过来。马慎击飞2只狼,扑上来3只狼,击飞了这3只狼之后,更多的狼又扑了上来。

马慎没想到自己不但杀不了那头白狼,反而被狼群托在了原地,陷入了狼海战术里面。用尽全力,却没有前进一步,而是被狼群逼迫着一步步的后退,渐渐的马慎又感觉到了一丝疲惫,速度一点点慢了下来,狼群趁着这个机会在马慎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

远处白狼嘲讽的看着眼前陷入了挣扎的人类,困兽犹斗,口水缓缓的从嘴边沿滴落了下来,已经忍不住想要品尝一下这个强者肉的滋味了,在森林里,比我们强大的野兽有很多,但是我们依旧吃掉了他们,更不用说区区一个人类。

一拳击飞了一头狼,马慎又被一头狼扑到了身上,摇晃了一下,险鲜摔倒,勉强甩飞了身上的这只狼。

马慎有些气嘘喘喘的想道:难道我要倒在这里了吗?不!我还没有获得成功,我还没有让每个人记住我的名字,我还。。不想死!!

依靠着强大的信念,马慎突然从绝境中爆发出了最后的力量,原本已经快要消褪的力量又重新涌现在了马慎的身体里,但是马慎知道这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不成功则成仁,马慎嘶吼了一声抓住一只狼的狼腿,把狼的身体当作武器,原地挥舞了几圈,将包围着自己的狼群逼迫开去,然后猛地把已经死透了的狼尸朝着白狼的方向砸了过去。

趁着前方狼群兵荒马乱的时候,马慎两手抱住头部,快速的朝着白狼冲了过去,不顾边上狼的袭击,一道道伤口出现在了马慎的身体上,但是马慎眼中却只有那头白狼。

看着眼前突袭而来,转眼就来到自己面前的马慎,白狼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身体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马慎依靠着身体惯性狠狠的将白狼撞到了边上的木屋里,木屋被撞了很大的一个口子。

轰!马慎和白狼一起摔在了地上,白狼正想起身,马慎连忙翻身到了白狼的身上,一拳砸在白狼的头上,嗷!白狼惨叫一声,摇晃着脑袋,反应了过来,拼命想把身上的马慎甩下来,但是却没有成功,只能死命将后背朝着墙上,地上,各种地方撞去,砰!砰!砰!

随着白狼的撞击,马慎口中不断地吐出鲜血,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是白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身上血迹斑斑,哪怕马慎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但是依旧对白狼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怎么都甩不掉背后的敌人,白狼眼神中闪过一丝悲哀,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被这个人类给杀掉,嗷!白狼忽然为自己的胆怯感到愤怒,自己可是狼王,最强大的狼,然后猛地转头朝着已经背后的马慎咬去,只要将后面这个人甩下来,自己就有把握吃了这个人类。

马慎也知道自己被甩下来的后果,躲过咬来的利牙,恶狠狠地吼道:“大爷的,我们那里有武松打虎,今天我就来打只狼来试试。”说着一只手死命的抓住白狼的后颈,防止被白狼甩下来,用另一只手一只手死命的锤着白狼。

良久,马慎依旧一拳一拳的砸着,白狼却不见了动静,看起来是最终还是马慎略胜一筹。

一群狼姗姗来迟跑了过来,马慎停了下来,放下了手中的白狼尸体,戒备的看着这些狼群,来支援的狼群看着已经死去了狼王和全身狼血的敌人却踌躇着,呜咽着,迟迟不敢攻击。

这时有些灵敏的狼听到了在逐渐接近的人类的嘈杂声音,原地犹豫了一会,最后只能看了眼杀死狼王的敌人,带着剩下的狼缩着尾巴朝村外跑去。

马慎看到狼群离去,长嘘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如果这些狼扑过来,可能自己真的要死了吧。马慎感叹了一下,揪着白狼的尾巴,颤颤巍巍的将白狼拖出了木屋。

不知道无意之中救了马慎一命的罗尔大叔终于带着男人们赶到了,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躺在一起数不清的尸体。

而在这些尸体后面,一个满身鲜血的人拖着一个巨大的白狼走了出现,仿佛就像神话传说中的英雄再生。看到这个场景,老猎人不自觉地喃喃自语道:“屠狼者”

旁边的罗尔大叔听到了老猎人的话,没有了白天对马慎的凶恶态度,反而有些兴奋的大声对马慎喊道:“屠狼者!!屠狼者马慎!你救了大家!!”

人们也被这些场景渲染着,渐渐跟着威尔大叔叫了起来:

“屠狼者!”

“屠狼者!”

“屠狼者!”

一边喊着,人们一边走了过去将已经精疲力竭,快要支撑不住的马慎举了起来。

“屠狼者!屠狼者!”人们不断举着马慎的身体不断呐喊着,就像举着一个英雄,举着心中的信仰。

被举着的马慎却不像人们那样激动,反而抬头看着天空,天色终于有些明亮了,一丝光芒照了下来,感受着这丝光芒的温度,马慎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喃喃的说道:“天终于亮了。”

常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西藏男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常州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西藏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